|
|
51CTO旗下网站
|
|
移动端

外媒:别吵了 你可能永远无法等来自动驾驶时代

我们总是很轻易地认为快速地拓展技术就能找到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案,其实最终能解决的只是一部分问题。但最终,自动驾驶汽车被制造出来了,我们才意识到我们并不能把整个复杂的世界变成一组“是”或“否”的答案,我们最恶心的资本主义梦想又一次被挫败了,但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作者:佚名来源:网易智能编译|2018-08-23 16:36

自动驾驶汽车可能永远不会到来

人们对自动驾驶汽车的乐观情绪持续了很多年,至此,这个概念的一些铁杆支持者仍然坚持认为这是一定会发生的。无数的记者,亲身以及亲眼经历过自动驾驶汽车之旅,就宣称这是不可避免的未来。到目前为止,这些自动驾驶汽车之旅只是在障碍很少的场地上行驶,并且至少在一个案例中,本来能够顺利自动驾驶的汽车在遇到有挑战性的人机交互场景后便不再顺利。在这种时候,司机座位上的公关人员或工程师会马上接管驾驶,希望记者不要将这些时刻记录为是由自动驾驶汽车的能力不足引起的。

但对于自动驾驶汽车来说,最近的半年并不值得庆贺。今年3月,美国亚利桑那州的一辆Uber自动驾驶汽车撞死了一名推自行车过马路的女士。围绕这件事的公关信息首先对坐在座位上的测试司机进行了诽谤,说他是一个重罪犯,当时可能正在看视频,然后是受害者,说她并没有在人行道上推自行车,而一辆车怎么能够识别出一个本不该在那里的物体呢?事故最终的调查报告显示,Uber已经禁用了汽车的紧急制动系统,这是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

把责任推到一个重大的失误上,很巧妙地避开了自动驾驶汽车是否能充分识别出它不应该撞上的东西的整个问题,而这几乎应该是一辆自动驾驶汽车的全部意义所在。但随后,根据the Verge的报道,“在撞上行人前的1.3秒,无人驾驶汽车决定有必要进行刹车,但Uber此前已经禁用了沃尔沃的自动紧急制动系统,目的是防止不稳定的驾驶。”

就在上周,Uber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亏损额接近10亿美元。此外,Uber公司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该公司在自动驾驶汽车项目上每天至少损失100万美元。彭博社报道称,Uber的投资者们正在向公司施压,要求其放弃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并专注于如何不让拼车行业陷入可怕的经济困境,以及专注于汽车租赁业务,而不是试图发明自动驾驶汽车。

曾经的自动驾驶行业领导者谷歌,也在2018年剥离了自动驾驶汽车部门Waymo。Waymo仍然继续对媒体保持试探性的乐观,“自动驾驶汽车任何一天都有可能到来”,而这些媒体也对此深信不疑。

如果这还不够的话,自动驾驶汽车工程师们似乎最终也对他们的所有努力感到失望,因为他们开始运用一些疯狂的“歪曲现实”战术。他们已经开始指责自动驾驶汽车没有成功的原因是现实中的一些不可协商的因素。他们的逻辑转向了——问题不在于自动驾驶技术不擅长驾驶,而是人们不擅长走路。周四,彭博社的报道详细描述了这种观点,其中包括了这些令人震惊的说法:

随着自动驾驶汽车整个时间线的推迟,像吴恩达这样的无人驾驶汽车的支持者们说,有一个万无一失的捷径可以让自动驾驶汽车更快地实现上路行驶:说服行人不要做出不守规则的行为。如果他们选择在人行横道上行走,软件就更有可能识别出他们,因为周围会有人行道标记和交通信号灯等相关线索。?

但对另一些人来说,吴恩达的建议也表明了另外一个问题,即如今的技术不能像最初设想的那样交付自动驾驶汽车。“我们真正需要的人工智能还没有到来,”纽约大学心理学教授Cary Marcus说,他的主要研究方向是人类和人工智能。他说,吴恩达“只是重新定义了目标,让工作变得更容易”,如果我们实现安全的自动驾驶汽车的唯一方法就是将它们完全隔离于人类司机和行人,那么我们已经有了这样的技术:火车。

关于自动驾驶汽车的讨论实际上是关于人工智能的讨论。

人工智能这一概念最近遇到了更大的挫折。IBM的沃森(Watson)成功地赢得了智力游戏Jeopardy,而在它的更加高尚的终极目标,也就是比人类医生更好地治愈癌症上,却遭遇了重大失败。虽然我们的科幻小说从低俗到高雅艺术的过程中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我们的影响力仍然是有限的。

Ellen Ullman在她的最新著作《代码人生》中,提到了大量关于人工智能潜力的周期性波动。她是一位40年的资深程序员,也是早期几家硅谷公司的重要人物。她说,在70年代和80年代,看着人工智能“未能实现其宏大的期望”——像人类一样理解人类。

在去年夏天新书出版期间的采访中,Ellen Ullman表示,她并不认为自动驾驶汽车离达到公司的发展目标不远了:

我们的智慧的来源是这一社会的存在。我们称一个人有“智慧”,是因为他可以看着我们的眼睛,我们能够相互理解。如果你在高速公路上驾驶汽车,你既可以看到前面很远的地方,也可以看到后面很远的地方。如果你是一个有经验的司机,在某种程度上你会把汽车看成是另外一个人。你能够读懂那辆车。自动驾驶汽车会像其它汽车一样出现在你的周围,但它们看不到前面很远的地方。它们遵循的是类似下棋的规则。一个有经验的好司机拥有的这些能力,我不相信很快就会在自动驾驶汽车中被复制。

尽管未来的乐观主义对公众的支持很有帮助,但在商业层面上,人工智能的实际承诺总是目的不纯。正如Ullman指出的,

因为他们必须从投资者和风险资本家那里得到资金,而且必须让他们相信,“这将会赚很多钱,而且会改变世界……”但从不说明是好是坏。我认为这使得不平等更加泛滥。这会让那些小人物退出游戏,而让一小部分人变得非常富有。那些被创造出来的工作岗位,是利用这些小人物创造的。Uber只是利用他们来创造自动驾驶汽车。而这些人所做的实验,最终以他们自己的失业告终。”

我们总是很轻易地认为快速地拓展技术就能找到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案,其实最终能解决的只是一部分问题。但最终,自动驾驶汽车被制造出来了,我们才意识到我们并不能把整个复杂的世界变成一组“是”或“否”的答案,更不用说去预测它了,我们最恶心的资本主义梦想又一次被挫败了,但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编辑推荐】

  1. 北京市为自动驾驶开绿灯,向百度发放首批自动驾驶路测号牌
  2. 自动驾驶如何变得更加安全?区块链可能成为关键
  3. 边缘计算、云计算、雾计算能为自动驾驶做些什么?
  4. 自动驾驶上路了,监管法规能跟上吗?
  5. 自动驾驶汽车,是不是也该给司机单独考个驾照?
【责任编辑:未丽燕 TEL:(010)68476606】

点赞 0
分享:
大家都在看
猜你喜欢

订阅专栏+更多

共章 |

人订阅学习

共章 |

人订阅学习

读 书 +更多

跨越网络工程师必备训练

本书是根据全国计算机技术与软件专业资格(水平)考试“网络工程师级考试大纲”编写的考试辅导用书。全书主体按考试大纲的章节编排,分上、...

订阅51CTO邮刊

点击这里查看样刊

订阅51CTO邮刊

51CTO服务号

51CTO播客